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的必要性与影响

时间: 2020-02-16 16:07:54 来源:   网友评论 0
  •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金融监管部门出台诸多举措避免疫情冲击向金融领域扩散,关于资管新规过渡期安排是否会放松的讨论再次成为市场热点。一方面为缓解疫情冲击基本面,避免信用收缩,谨防次生风险

来源:华泰固收强债论坛


张继强     S0570518110002     研究员  

王菀婷     S0570119010012     联系人

张   健     S0570119030012     联系人


报告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4日


摘   要


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有必要,但不等于放任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金融监管部门出台诸多举措避免疫情冲击向金融领域扩散,关于资管新规过渡期安排是否会放松的讨论再次成为市场热点。一方面为缓解疫情冲击基本面,避免信用收缩,谨防次生风险;另一方面银行存量资产处置存在诸多难题,过渡期严格执行缺乏可操作性,资管新规过渡期延期有必要性,但灵活不等于放任,资管新规在延期期间仍将严格约束压降速度等,具体包括严格落实老产品压降和“一行一策”制定整改计划。理财方面,适度延期将利于平滑资产端收益率波动,减轻理财产品融资压力。债市方面,适度延期可以降低短期需求冲击和信用风险。


2020年1月理财产品概况

1月,理财产品收益率小幅下降,可能是因为年末资金面紧张时期已过,加上央行流动性投放力度加大,市场利率下行带动理财收益率下行。从长期来看,预期理财收益率将继续走低。一方面,2020年仍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叠加肺炎疫情,预计货币政策操作边际宽松趋势不变,市场流动性充裕;另一方面,资管新规过渡期大限将至,净值化转型过程中理财收益率必然会受到一定影响,故理财收益率的总体趋势仍然是下降的。2020年1月,理财产品发行总量为6297只。收益类型方面,非保本浮动收益理财产品发行量最大,达429只,为保证收益类型的71倍左右。


2020年1月理财产品收益率概况

1月,从全市场来看,1个月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为3.78%,与上月相比下跌14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5bp。而1年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为4.19%,较上月下降5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5bp。2018年以来各类银行理财收益率下跌趋势延续。1月,1个月短期理财产品收益率全线下跌,股份制商业银行跌幅最大,农村商业银行跌幅最小;1年期理财产品收益率涨跌互现,大型商业银行涨幅最大,股份制商业银行跌幅最大。对比外币来看,人民币理财收益率自2018年以来持续小幅下降,美元理财收益率波动幅度较大,近期呈稳定态势,二者利差在不同期限均小幅收窄。


近期政策走势

1月17日,银保监会发布《银行业保险业消费投诉处理管理办法》,进一步规范银行保险机构消费投诉处理工作,要求对于事实清楚、争议情况简单的消费投诉,银行保险机构应当在15日内办理完毕并告知投诉人,情况复杂的可延长至30日;情况特别复杂或者有其他特殊原因的,经过必要审批程序后,办理期限再延长30日。1月19日,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保监会信访工作办法》,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信访工作的重要思想,进一步规范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及其各级派出机构的信访工作。


风险提示:经济基本面超预期;资金面超预期;信用风险超预期。


资管新规过渡期会否以疫情为契机推迟?

2020年是资管新规过渡期的最后一年,若资管新规过渡期问题迟迟不能解决,诸多银行理财难以进行2020年的产品发行和资产配置计划。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金融监管部门出台诸多举措稳定市场预期,为避免疫情冲击向金融领域扩散,关于资管新规过渡期安排是否会放松的讨论再次成为市场热点。


关于资管新规过渡期的讨论由来已久

设置过渡期旨在平滑对市场的冲击,为机构预留足够时间确保资管新规逐步推进。2017年11月17日《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发布。由于理财产品多存在期限错配,产品端的期限普遍在一年以内,资产端期限较长。过渡期结束后存在大量产品的资产端未到期的情况,若提前清理资产端,则容易引发融资段资金链断裂;若发行新产品续接则面临客户接受度低,难以融资;若回表则受限于表内授信标准和资本金约束。因此资管新规按照“新老划断”原则设置过渡期,确保平稳过渡。征求意见稿中将过渡期设置为2019年6月30日。

为覆盖大部分非标资产期限,资管新规正式稿在过渡期方面超预期宽松。正式稿将过渡期延长至2020年底,并且拓展了接续存量产品未到期资产的途径,即可以在控制整体存量规模的情况下发行老产品对接。据财新网报道,资管新规正式稿关于过渡期的修改,已经采纳了部分大中银行的反馈意见,此次延期可保证理财投资的大部分非标资产可以自然到期。


目前临近资管新规过渡期到期,会否延长过渡期的问题引发广泛关注。2019年8月,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关于资管新规过渡期的发言拉开了对延长过渡期讨论的序幕。鉴于银行的执行情况,特别是非标资产处置难度大、进度慢,引发银行对于延长过渡期的强烈诉求。而随后的疫情进一步放大了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的迫切性和必要性。最近的一次监管部门明确回应是2020年2月7日,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目前正在对过渡期延长进行技术评估,存在可能性。

避免金融领域风险与疫情冲击叠加

金融领域风险尚待修复,遭遇疫情冲击雪上加霜。目前正在经济下行周期的尾部,经济主体资产负债表尚未完成修复,民企信用债市场萎缩,融资环境显著恶化,而监管政策收缩非标,也收窄了中小企业融资渠道,违约风险集聚。而疫情期间停工停产使企业面临生产、销售及物流运输等活动停滞、订单减少、固定成本难以转嫁等困境,导致企业面临现金流断裂的风险,资金周转压力本来就较大的中小企业更是雪上加霜。


多维度发力应对金融风险,维稳意图明显。截至2月5日,央行、财政部、发改委等部门已有大约20项举措出台应对疫情冲击,其中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领域的措施集中于为疫情防控提供金融服务以及维护金融体系的稳定,避免系统性风险爆发。

短期内政策重点在于保障疫情防控资金的投放、预防企业流动性风险和稳定市场预期。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前,政策层面最大关切在于疫情,政策重心将大幅度向疫情防控倾斜。但同时,为避免金融风险和疫情冲击叠加,政策面致力于在实体经济中营造宽松的融资环境,大力运用结构性工具保证中小企业的融资可获得性。此外,受疫情短期冲击较大的还有金融市场。当前正处于疫情发展的恐慌阶段,投资者对于宏观经济悲观预期、避险情绪集中爆发,2月3日股市的抛售行为即表明疫情对金融市场情绪面的扰动之强,为此央行公开市场投放1.2万亿元,并调降公开市场利率10bp,是金融支持疫情的快速反应,有助于金融市场资金面和情绪面的稳定。

复工情况偏弱,基本面仍面临严峻考验,宽信用政策仍需要加码。本周起,政策焦点从全面防控疫情到有序推动复工,制止人为限制复工。从截至2月12日的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数据来看,2月10日至2月12日日均耗煤量虽呈上升趋势,但环比幅度较低,复工情况上不显著。据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预计2月11日-18日,将有1.6亿万人返程返岗,下周复工进度有望加快。随着企业陆续复工生产,疫情对企业资金端的负面冲击将逐渐暴露出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宽信用政策仍有必要加码。

资管新规过渡期有必要延长,但不放任

当前经济基本面的弱企稳进程暂时被新冠疫情中断,实现年度经济目标任务的难度加大,同时谨防疫情向金融领域扩散。而资管新规影响广泛,尤其是过渡期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更需要妥善处理。


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有较强必要性

在疫情冲击基本面,谨防次生风险的环境下,资管新规延期有必要性,避免信用收缩。2020年2月6日财新网报道数据显示,到2020年末,银行理财资产余额中非标资产约有3万亿元,非标加权平均剩余期限是4.2年。若考虑央行发布《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后,非标认定标准更严的因素,实际规模可能更大。若2020年过渡期严格执行,老产品将面临强制清退的压力,即使在2020年末之前到期的非标资产也将面临再融资困难的局面,叠加疫情影响,信用违约潮的情况可能再现,这显然容易与疫情冲击相叠加。


银行存量资产处置存在诸多难解之题,过渡期严格执行缺乏可操作性。资管新规存在几大监管难点,比如推进净值化、杜绝资金池运作、限制非标等等。净值化方面,理财需要考虑客户的接受度问题,而且净值化本身容易引发追涨杀跌行为,需要循序渐进。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王景武曾披露,2018年末,银行理财的净值化比例(净值型理财产品存续余额/非保本理财产品存续余额)为27%,比2017年末提高15个百分点。《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9年上半年)》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银行理财的净值化比例为35.56%,较2018年下半年提高8.56个百分点。若2019年下半年净值化转型的速度与上半年相同,则2019年末理财产品的净值化比例为44%左右,2019年全年净值化比例将提高约17个百分点,与2018年转型速度相近。假设理财产品净值化保持与2018年和2019年相近的速度,预计2020年末净值化比例约为60%,要完成净值化产品全面覆盖,过渡期至少还要延长2年。


杜绝资金池运作方面,老账户历史欠账,尤其是难处置的“硬骨头”是长久期的非标资产。为符合期限匹配的要求,多数长久期非标资产需要转型为封闭式净值化产品。但2019年上半年末,封闭式理财产品的净值化比例仅18.78%,大幅低于整体理财产品的净值化水平。此外,2019年上半年末银行理财资产端中非标资产占比约为17.02%,按照财新网数据,2020年末非标加权平均剩余期限是4.2年,则平均来说,银行理财需要发行新产品去筹集期限为4年以上的资金才能匹配当前非标资产,一方面产品端发行难度大,另一方面非标在资产端占比较高,因此银行处置非标资产难度非常大。尤其是很多非标资产是超长期限的非上市股权,没法通过转入表内等方式处理。当前银行理财产品距离资管新规的要求还有很长距离,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整合完毕缺乏可操作性。


银行次级债等还需要老账户来承接。次级债是银行补充二级资本的手段之一,特别是对于城商行和农商行为主的非上市中小型银行,融资渠道和能力有限使发行次级债成为补充二级资本的主要手段。银行主要通过银行理财产品的方式持有其他银行的次级债。银行次级债期限长、流动性差、估值难度大的特点导致其处置难度大。在资管新规不允许期限错配的规定下,长期限的次级债难以通过发行新产品续接,还需要老账户承接。因此,若过渡期严格执行,银行次级债如何接续以及中小银行二级资本金的补充难题也将成为银行亟需面临的突出问题。另外,永续债大部分也是银行间互持,特别是理财产品,因此也面临难以发行新产品消化的问题,此外银行此前一直将永续债认定为债券,采用摊余成本法估值,此举并不符合资管新规的相关规定,也是需要足够时间整改的难题。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过渡期灵活不等于放任

资管新规过渡期延期目前看存在必要性,那么延期期间如何妥善安排则成为监管层和机构们关注的焦点问题,避免猫捉老鼠的游戏持续。我们认为,资管新规在延期期间仍将保持战略定力,对压降速度等给予强约束。具体而言:


严格落实老产品压降工作。梳理资管新规配套实施细则脉络可以发现,监管层对资管新规发布后发行的“新产品”一直严格把关,没有表现出任何宽松的态度,而监管层为减轻老账户清理、转型及委外赎回压力,对老产品的监管有明显的放松迹象。此举导致继续滚动的老产品享受监管红利,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而老产品的存续占用了资管机构的大量时间和人力成本,形成路径依赖,不利于资管行业竞争力的提升,也不利于金融监管在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形成功能监管、行为监管的统一趋势。因此,过渡期延长期间,严控老产品的降压速度,是合理的政策导向。


可能的操作路径有,限定老产品可以投资的资产种类及期限,如仅允许未完成整改的老产品投资货币类的新资产,老产品持有的资产到期后也仅能维持现金管理;明确老产品的压降进度,规定银行按照约定速度缩减老产品规模,到过渡期截止前完成全部老产品的处置工作。

“一行一策”制定整改计划。2020年1月13日国新办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就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的问题回应称,对于个别整改困难的机构会适当给予一些灵活的安排措施,可见“一行一策”的方式被纳入了政策选择中。“一行一策”可以在保证资管新规根本原则不动摇的基础上减轻潜在风险。可能的操作路径有,各行根据自身情况制定整改计划,确定自身的压降节奏;针对部分存量老资产无法短期处置或回表的,给予额度豁免,但监管部门将强化激励与约束机制,对于不能如期压降的机构,给予相应的惩罚措施,比如限制其资产投向,以备偿还到期的募集资金等。


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对理财与债市的影响

平滑资产端收益率波动,减轻理财产品融资压力

延期利于缓解银行表内资本压力。在宽信用背景下,未来庞大的融资需求和非标入表压力对银行表内资本充足率和超储的消耗将更大。而过渡期延长可从两个渠道缓解银行资本压力,一是为拓宽资本补充渠道提供操作空间。老产品难以处置的原因之一在于,规模庞大的表外理财回表将对应巨额的风险资本计提和风险拨备,短期内银行提高资本金的能力有限,但若过渡期延长,银行有望通过优先股、永续债以及二级资本债等工具补充资本,拓宽资本补充渠道以促进未到期非标合理回表。二是延长过渡期可以让大量非标资产自然到期,减轻过渡期结束后老产品清零和回表对银行资产质量的负面影响,缓解银行补充资本金的压力。另外“一行一策”的整改计划允许银行规划适合自身的压降节奏,可一定程度削弱回表对资产端的影响。


银行理财方面,适度延期可平滑理财资产端收益波动。若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理财产品投向原来非标资产的存量资金转向标准化债权资产的进度会顺势放缓,银行不必处置一些可以在延长的过渡期内到期的非标产品,平滑了资产端收益率的波动。此外,部分压缩了非标等高收益资产、有资金腾挪需求的老产品也可以拉长投资久期,选择高收益债券等替代资产,以此避免投资收益率大幅滑坡。


延期减轻理财产品转型、融资和滚存压力。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意味着银行整改压力下降,银行可以以时间换取空间,有序逐步推进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的进度。上面提到延期可避免资产端收益率的大幅下滑,理财产品收益率的平稳过渡降低了产品端的赎回压力,而滚存产品也可继续获得流动性支持,拉长存续期,减轻了理财产品负债端压力。此外若延长时间较长,投资者对净值化产品的接受程度提高,银行资管部门管理和操作成本下降利好新产品的发行,使得部分未到期资产可以通过发行新产品接续,转化为符合资管新规要求的产品,长期来看也有利于银行理财业务持续发展。


理财子公司可有更充足的时间完善投研体系建设。过渡期内净值产品业绩优秀的银行资管部或理财子公司将在过渡期结束后短期内吸引客户投资,可在净值化理财时代初期形成先发优势,马太效应凸显。因此,过渡期是银行发展净值型产品的关键时期。过渡期延长为银行理财子公司提升投研能力、完善产品线、对标公募基金建立完整的投研体系提供了机会。


债市方面,适度延期降低短期需求冲击和信用风险

短期有利于降低债市需求急剧收缩的尾部风险。我们在2019年12月22日发布的报告《普遍预期的降准,扑朔迷离的过渡期》中提到,若过渡期严格执行,理财老产品强制清退,则老产品强力压降、委外将面临赎回压力,债市将面临非常大的抛售压力和违约风险。而过渡期延长,理财产品资产端老产品压降节奏放缓,负债端融资压力下降,共同作用降低了短期资金面断裂和被动抛售的尾部风险。


鉴于整改要求仍将继续,理财不再是债市最重要的增量资金,现金管理类产品新规之下短久期化倾向明显。虽然过渡期大概率会延长,但整改要求仍将继续,意味着银行必须有序压缩递减老产品,限制其整体规模,理财将不再是债市最重要的增量资金。而一旦客户偏好下降,可能导致银行抛售资产,对信用债等债市品种产生负面冲击。另外,新规之下理财现金管理类产品投资非标、长久期信用债、利率债、二级资本债等都将受到严格限制,将转向更多配置存款、货币市场工具、存单以及短久期债券等,利好短久期信用债等。


适度延期有助于避免信用过快收缩加剧信用风险暴露可能。目前正在经济下行周期的尾部,经济主体资产负债表尚未完成修复,民企信用债市场萎缩,融资环境显著恶化,疫情加速了信用过快收缩加剧信用风险暴露的可能。若资管新规严格执行老产品面临强制清退的压力,新产品无法投资老资产,对于融资方来说将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将降低严监管带来的融资紧张风险,配合其他政策在多维度发力以应对违约导致信用风险,降低信用违约潮出现的可能性。

2020年1月理财产品概况

2020年1月,理财产品收益率小幅下降,可能是因为年末资金面紧张时期已过,加上央行流动性投放力度加大,市场利率下行带动理财收益率下行。从长期来看,预期理财收益率将继续走低。一方面,2020年仍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叠加肺炎疫情,预计货币政策操作边际宽松趋势不变,市场流动性充裕;另一方面,资管新规过渡期大限将至,净值化转型过程中理财收益率必然会受到一定影响,故理财收益率的总体趋势仍然是下降的。


2020年1月,从全市场来看,1个月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为3.78%,与上月相比下跌14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5bp。而1年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为4.19%,较上月下降5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5bp。


本部分的详细数据均在本文的最后一部分展示——理财数据库概览中。


产品规模与结构

2020年1月,理财产品发行总量为6297只,其中个人理财产品有6016只。机构理财产品为874只,较上月共减少805只,与去年相比下降比例较大,同比下降66.2%。需要注意的是,会有理财产品同时向机构和个人发售,因此发行总量会小于机构与个人发行量之和。


其中,发行量最大的为封闭式非净值型理财产品,达4662只,环比下降10.2%;开放式非净值型产品最少,只有10只,环比下降37.5%。收益类型方面,非保本浮动收益理财产品发行量最大,达429只,为保证收益类型的71倍左右。

2020年1月,理财产品总存量为46848只,其中66.07%为封闭式非净值型理财产品,达30954只,环比上升17.70%,虽然封闭式净值型理财产品总存量不大,但增幅较为可观,与12月相比,增幅达17.60%。


1月新发行的产品更多趋向于3-6个月(含)理财产品,收益率集中于3-5%之间。从投资类型来看,其他投资资产类占大多数,占总发行量的93.09%。

从存量数据来看,与去年同期相比三种收益类型产品数量均有较大幅度下降,降幅最大的为保证收益类。截止1月,保证收益类理财产品存量为616只,同比下降86.6%。1月现存的理财产品中,期限为6-12月的最多,高达18317只,收益率集中于3-5%,投资类型集中于其它投资资产类,占比72.50%。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个人理财产品到期量是由Wind数据提取(Wind数据缺失较多),因此越旧的数据误差较大,上图仅供参考。


理财收益率走势

人民币产品

2020年1月,从全市场来看,1个月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为3.78%,与上月相比下跌14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5bp。而1年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为4.19%,较上月下降5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5bp。2020年1月,理财产品收益率小幅下降,可能是因为年末资金面紧张时期已过,加上央行流动性投放力度加大,市场利率下行带动理财收益率下行。从长期来看,预期理财收益率将继续走低。一方面,2020年仍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叠加肺炎疫情,预计货币政策操作边际宽松趋势不变,市场流动性充裕;另一方面,资管新规过渡期大限将至,净值化转型过程中理财收益率必然会受到一定影响,故理财收益率的总体趋势仍然是下降的。

分银行类型来看,2018年以来各类银行理财收益率下跌趋势延续,其中,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下跌幅度最大,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下跌幅度较小。1月,1个月短期理财产品收益率全线下跌,股份制商业银行跌幅最大,农村商业银行跌幅最小;1年期理财产品收益率涨跌互现,大型商业银行涨幅最大,股份制商业银行跌幅最大。


以短期理财产品收益率来看,2020年1月,各类银行1个月期理财产品收益率全线下跌,其中股份制商业银行下降幅度最大,为31bp,农村商业银行下降幅度最小,为20bp。长期理财产品收益率涨跌互现,1年期理财产品收益率大型商业银行较12月上涨,涨幅为9bp,城市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较12月下跌,跌幅分别为3bp、31bp、11bp。

全市场的期限利差总体处于宽幅波动态势,短期内波动剧烈。相较于12月,2020年1月,1Y-1M、1Y-3M和6M-3M的期限利差走扩,走扩幅度分别为9bp、20bp、14bp,1Y-6M和3M-1M全市场的期限利差收窄,分别收窄5bp、11bp。


2020年1月,全市场的信用利差较上月走势不一,1M理财-1M国债和3M理财-3M国债利差收窄,幅度分别为18bp和8bp, 6M理财-6M国债和1Y理财-1Y国债利差走扩,走扩幅度范围均为22bp。

宝宝类互联网货币基金从2018年至今的总体趋势也是一路下行,其中偶有小幅反弹。以最具代表性的产品余额宝和微信理财通为例,1月余额宝7天年化收益率小幅上涨,平均水平维持在2.442%左右,1月23日,余额宝7天年化收益率为2.430%,较12月31日的2.429%基本持平;1月,微信理财通7天年化收益率冲高回落,由12月31日的2.434%上升至1月16日的3.012%,后持续震荡下行。1月末,微信理财通7天年化收益率为2.627%,较上月上行13bp。

外币产品

人民币理财收益率自2018年以来持续小幅下降,美元理财收益率波动幅度较大,近期呈稳定态势,二者利差在不同期限均小幅收窄。


2020年1月,3个月和1年期人民币理财收益率分别下跌25bp和5bp,3个月和1年期美元理财收益率均维持不变,3个月的二者利差收窄,为2.39%,较上月的2.52%收窄13bp,1年期的二者利差收窄,为2.11%,较上月的2.14%收窄3bp。

各银行发行情况

2020年1月,国有商业银行产品数量总共736只,总市场占比17.68%。其中,中国银行的产品数量和占比最大,分别为368只、8.84%;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的产品数量和占比最小,均为15只、0.36%。

提前终止产品情况

2020年1月无理财产品提前终止。

近期政策走势

1月15日,银保监会下发《银行保险违法行为举报处理办法》,以期做好举报、投诉、信访事项的分类处理工作,进一步规范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举报处理工作。整体来看,《办法》主要规定了适用范围、基本原则、举报要求、管辖、受理条件、不予受理的情形、举报处理程序、举报人的义务等内容。值得关注的是,银保监会还建立了举报处理工作的年度报告制度与重大事项的及时报告制度。各省级派出机构应当于每年4月30日前向银保监会报告上一年度举报处理工作情况。


1月17日,银保监会发布《银行业保险业消费投诉处理管理办法》,进一步规范银行保险机构消费投诉处理工作,要求对于事实清楚、争议情况简单的消费投诉,银行保险机构应当在15日内办理完毕并告知投诉人,情况复杂的可延长至30日;情况特别复杂或者有其他特殊原因的,经过必要审批程序后,办理期限再延长30日。


1月19日,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保监会信访工作办法》,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信访工作的重要思想,进一步规范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及其各级派出机构的信访工作。《办法》突出以下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坚持促进机构融合业务整合;二是坚持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三是坚持事要解决加强源头治理;四是坚持便利群众切实减轻访累。


1月21日,为加强对规范性文件的监督管理,进一步规范制定程序,提高立法质量,提升依法行政水平,银保监会印发《中国银保监会规范性文件管理办法》。《办法》明确了规范性文件的定义和范围,明确了评估论证和征求意见的要求,还完善了合法性审核和集体审议制度。

理财数据库概览

每月发行量

2020年1月,理财产品发行总量为6297只,较上月减少1678只,同比下降41.7%,环比下降21.0%。


2020年1月,个人理财发行量为6016只,较上月减少1255只,同比下降39.0%,环比下降17.3%。


2020年1月,机构理财发行量为874只,较上月减少805只,同比下降66.2%,环比下降47.9%。

运作模式

2020年1月,封闭式非净值型理财发行量为4662只,较上月减少532只,同比上升2888.5%,环比下降10.2%。


2020年1月,封闭式净值型理财发行量为1106只,较上月减少297只,环比下降21.2%。


2020年1月,开放式非净值型理财发行量为10只,较上月减少6只,同比下降41.2%,环比下降37.5%。


2020年1月,开放式净值型理财发行量为177只,较上月减少65只,同比上升92.4%,环比下降26.9%。


2020年1月,未公开理财发行量为342只,较上月减少778只,同比下降96.7%,环比下降69.5%。

机构数据全来自Wind,没有运作模式分类,全归入“未公开”。


收益类型

2020年1月,保证收益理财发行量为6只,较上月减少25只,同比下降99.0%,环比下降80.6%。


2020年1月,保本浮动收益理财发行量为37只,较上月减少49只,同比下降98.3%,环比下降57.0%。


2020年1月,非保本浮动收益理财发行量为429只,较上月减少884只,同比下降94.6%,环比下降67.3%。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2019年5月开始,中国理财网较多的理财产品并未公布具体的收益类型,因此同比、环比的下降幅度偏大。

币种

2020年1月,人民币理财发行量为6214只,较上月减少1693只,同比下降41.7%,环比下降21.4%。


2020年1月,美元理财发行量为41只,较上月减少12只,同比下降61.0%,环比下降22.6%。


2020年1月,其他币种理财发行量为42只,较上月增加27只,同比上升10.5%,环比上升180.0%。

期限

2020年1月,T+0产品理财发行量为57只,较上月减少3只,同比上升21.3%,环比下降5.0%。


2020年1月,7天(含)以内理财发行量为44只,较上月减少69只,同比下降40.5%,环比下降61.1%。

2020年1月,7天-1个月(含)理财发行量为79只,较上月减少110只,同比下降61.5%,环比下降58.2%。


2020年1月,1-3个月(含)理财发行量为1263只,较上月减少270只,同比下降61.4%,环比下降17.6%。


2020年1月,3-6个月(含)理财发行量为2947只,较上月减少699只,同比下降31.2%,环比下降19.2%。


2020年1月,6-12个月(含)理财发行量为1638只,较上月减少487只,同比下降37.4%,环比下降22.9%。


2020年1月,1年以上理财发行量为6只,较上月减少9只,同比下降98.0%,环比下降60.0%。


2020年1月,期限未公开理财发行量为263只,较上月减少31只。

预期最高收益率

2020年1月,0-2%(含)理财发行量为0只,与上月持平。


2020年1月,2-3%(含)理财发行量为8只,较上月减少19只,同比下降95.5%,环比下降70.4%。


2020年1月,3-5%(含)理财发行量为229只,较上月减少352只,同比下降97.4%,环比下降60.6%。


2020年1月,5-8%(含)理财发行量为0只,与上月持平。


2020年1月,8%以上理财发行量为0只,与上月持平。


2020年1月,预期最高收益率未公开理财发行量为6060只,较上月减少1307只,同比上升329.5%,环比下降17.7%。

起点销售金额

2020年1月,0-10000(含)机构理财发行量为224只,较上月减少171只,同比下降54.3%,环比下降43.3%。


2020年1月,10000-50000(含)机构理财发行量为324只,较上月减少156只,同比下降68.8%,环比下降32.5%。

2020年1月,50000-100000(含)机构理财发行量为133只,较上月减少64只,同比下降45.7%,环比下降32.5%。


2020年1月,100000-1000000(含)机构理财发行量为103只,较上月减少387只,同比下降80.5%,环比下降79%。


2020年1月,1000000以上机构理财发行量为82只,较上月减少11只,同比下降63.6%,环比下降11.8%。


2020年1月,起点销售金额未公开机构理财发行量为8只,较上月减少16只,同比下降86.7%,环比下降66.7%。

2019年4月起,中国理财网不再公布起点销售金额数据,因此不再统计相关的个人理财起点销售金额。


投资资产类型

2020年1月,混合类理财发行量为69只,较上月减少129只,同比下降61.0%,环比下降65.2%。


2020年1月,债券类理财发行量为69只,较上月减少19只,同比上升6.2%,环比下降21.6%。


2020年1月,结构性投资类理财发行量为0只,较上月减少9只,同比下降100.0%,环比下降100.0%。


2020年1月,其他投资资产类理财发行量为5826只,较上月减少735只,环比下降11.2%。


2020年1月,投资资产类型未公开理财发行量为333只,较上月减少786只,同比下降96.8%,环比下降70.2%。

机构数据来自Wind,投资资产类型口径与理财网不完全统一,全归入“未公开”。因此,全部理财产品投资资产类型与个人理财产品投资资产类型完全相同。


每月存量

2020年1月,理财产品总存量为46848只,较上月减少1128只,同比下降26.3%,环比下降2.4%。


2020年1月,个人理财存量为44637只,较上月减少776只,同比下降24.3%,环比下降1.7%。


2020年1月,机构理财存量为8707只,较上月减少866只,同比下降39.3%,环比下降9.0%。

运作模式

2020年1月,封闭式非净值型理财存量为30954只,较上月增加4662只,环比上升17.7%。


2020年1月,封闭式净值型理财存量为7402只,较上月增加1106只,环比上升17.6%。


2020年1月,开放式非净值型理财存量为2340只,较上月增加10只,同比上升10.9%,环比上升0.4%。


2020年1月,开放式净值型理财存量为3896只,较上月增加177只,同比上升66.1%,环比上升4.8%。


2020年1月,未公开理财存量为2256只,较上月减少7083只,同比下降96.0%,环比下降75.8%。

机构数据全来自Wind,没有运作模式分类,全归入“未公开”。


收益类型

2020年1月,保证收益理财存量为616只,较上月减少330只,同比下降86.6%,环比下降34.9%。


2020年1月,保本浮动收益理财存量为1948只,较上月减少1204只,同比下降86.1%,环比下降38.2%。


2020年1月,非保本浮动收益理财存量为12360只,较上月减少5419只,同比下降72.3%,环比下降30.5%。

币种

2020年1月,人民币理财存量为44945只,较上月减少1129只,同比下降26.5%,环比下降2.5%。


2020年1月,美元理财存量为908只,较上月减少28只,同比下降35.1%,环比下降3.0%。


2020年1月,其他币种理财存量为995只,较上月增加29只,同比上升1.5%,环比上升3.0%。

期限

2020年1月,T+0产品理财存量为2154只,较上月增加57只,同比上升20.1%,环比上升2.7%。


2020年1月,7天(含)以内理财存量为313只,较上月减少19只,同比上升34.3%,环比下降5.7%。


2020年1月,7天-1个月(含)理财存量为349只,较上月减少108只,同比下降15.1%,环比下降23.6%。


2020年1月,1-3个月(含)理财存量为3967只,较上月减少546只,同比下降49.2%,环比下降12.1%。


2020年1月,3-6个月(含)理财存量为15062只,较上月增加460只,同比下降22.3%,环比上升3.2%。


2020年1月,6-12个月(含)理财存量为18317只,较上月减少807只,同比上升28.9%,环比下降4.2%。


2020年1月,1年以上理财存量为4432只,较上月减少428只,同比下降42.5%,环比下降8.8%。


2020年1月,期限未公开理财存量为2254只,较上月增加263只。

预期最高收益率

2020年1月,0-2%(含)理财存量为2只,较上月减少14只,同比下降99.0%,环比下降87.5%。


2020年1月,2-3%(含)理财存量为22只,较上月减少89只,同比下降97.8%,环比下降80.2%。

2020年1月,3-5%(含)理财存量为1107只,较上月减少3993只,同比下降97.3%,环比下降78.3%。


2020年1月,5-8%(含)理财存量为2只,较上月减少232只,同比下降100.0%,环比下降99.1%。


2020年1月,8%以上理财存量为0只,与上月持平。


2020年1月,预期最高收益率未公开理财存量为45715只,较上月增加3200只,同比上升307.4%,环比上升7.5%。

起点销售金额

2020年1月,0-10000(含)机构理财存量为2122只,较上月上升133只,同比下降37.6%,环比下降5.9%。


2020年1月,10000-50000(含)机构理财存量为3254只,较上月336只,同比下降54.0%,环比下降9.4%。


2020年1月,50000-100000(含)机构理财存量为1260只,较上月减少41只,同比下降31.1%,环比下降3.2%。


2020年1月,100000-1000000(含)机构理财存量为1527只,较上月减少283只,同比下降41.7%,环比下降15.6%。


2020年1月,1000000以上机构理财存量为461只,较上月减少64只,同比下降26.5%,环比下降12.2%。


2020年1月,起点销售金额未公开机构理财存量为83只,较上月减少9只,同比下降87.3%,环比下降9.8%。

从2019年4月开始,中国理财网不再公布起点销售金额数据,因此不再统计相关的个人理财起点销售金额。


投资资产类型

2020年1月,混合类理财存量为6465只,较上月增加69只,同比上升99.7%,环比上升1.1%。


2020年1月,债券类理财存量为3240只,较上月增加69只,同比上升247.6%,环比上升2.2%。


2020年1月,结构性投资类理财存量为967只,与上月持平,同比上升94.2%。


2020年1月,其他投资资产类理财存量为33965只,较上月增加5826只,环比上升20.7%。


2020年1月,投资资产类型未公开理财存量为2211只,较上月减少7092只,同比下降96.1%,环比下降76.2%。

机构数据来自Wind,投资资产类型口径与理财网不完全统一,全归入“未公开”。因此,全部理财产品投资资产类型与个人理财产品投资资产类型完全相同。


风险提示

经济基本面超预期。经济基本面若是大幅好于预期,经济增长变得强劲,则理财收益率大概率会出现上行。


资金面超预期。资金面若是超预期的非常紧张,则会抬升短期利差收益率。


信用风险超预期。在宏观经济基本面仍偏弱、信用债到期量较大的背景下,信用风险事件仍有可能局部出现,或对理财收益率造成冲击。


本材料所载观点源自2月14日发布的研报《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的必要性与影响——理财月度跟踪》,对本材料的完整理解请以上述研报为准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
彩票开奖查询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顶点小说网修真世界>| <玄幻小说阅读网完结版>| <都市小说完本>| <美男十二宫>| <天天棋牌>| <大主宰txt 天蚕土豆>| <免费全本穿越小说>| <东方玄幻小说完本>| <斗牛棋牌>| <完美世界游戏下载>| <小说阅读网签约作家>| <完美世界手机阅读>| <玄幻小说完本下载>| <豆豆小说阅读网古灵>| <棋牌游戏>| <混沌剑神>| <完美世界游戏下载>| <军旅言情小说排行榜>| <我爱小品网>| <exo小说阅读网np>| <神印王座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排行>|